您現在的位置: 大理州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博物館 > 非遺名錄 > 正文
大本曲有三腔九板十八調
作者:又 凡    非遺名錄來源:大理時訊    點擊數:1058    更新時間:2017/6/25         ★★★

  

   楊興廷,男,1938年生于大理,15歲開始學習、鉆研、傳習大本曲至今,大理州大本曲南腔傳習所創始人,2002年被評為大本曲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圖為楊興廷(前排中)和他的部分傳習所成員。

    今年三月街,除了往常的唱歌賽馬做買賣,八十高齡的楊興廷老師攜大理州大本曲南腔傳習所帶來的大本曲演唱,格外引人注目,以《摞摞板》開臺,《大理蒼山高又高》《一街趕千年》《抓環保,建家鄉》等新老曲目,大飽大理耳福,讓人再次感受到民族文化的復興如同春潮,涌動在蒼山洱海之間。

    楊興廷是大本曲名家楊漢的兒子,十五歲開始和父親學習大本曲演唱。

    說起父親演唱大本曲,楊興廷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在小邑莊,幾個外出做官的人回鄉后對是否唱大本曲爭論不休,意見相反。小邑莊可是楊漢的戲窩子,最后群眾不僅搭臺請楊漢演唱,還在臺子上貼了這樣一副對聯:“要看就看,要聽就聽,看聽再隨己便;說好也好,說歹也罷,好歹要唱三天。”

    大理民間這樣稱贊楊漢:“一聽弦堂三弦響,百姓腳底直發癢,聽他把曲唱,心中時舒展。”

    或許是希望兒子好好讀書,楊漢一直沒有教楊興廷大本曲,直到有一年,受周總理指示,云南省委工作組到大理學習、收集整理大本曲,由白族著名音樂家、作曲家禾雨負責。雖然很多人不會白族話,又沒有錄音工具的輔助,但大家都非常用心。當時,楊興廷15歲,在大理一中讀書,看到那些外地人那么用心地學習自己習以為常的大本曲,很受感動,就跟著學了起來,沒想到有白族話作為基礎,加上平時看慣、聽慣了,一學就會,就連三弦,也是三五天就基本會彈了,讓父親很是驚訝,便說:“算了算了,一起學吧!”

    這一學,就不可收拾。1954年大理一中組織匯演,楊興廷以學校生活為內容,編了一段大本曲,登臺演出。因為是第一次上臺,嚇得兩腿打顫,校長、老師一聽是學校生活,非常高興,在臺下鼓勵說不要怕,他就膽子大了一些,唱到第二段時完全進入狀態,受到老師、同學的一致認可。

    從此,楊興廷走上了大本曲創作、演唱之路。

    據楊興廷介紹,大本曲是白族獨有的曲藝形式,大本,即“一大本”的意思,用說唱的形式表現出來。過去,內容多為《二十四孝》《靈臺守孝》之類高臺教化的“封建曲本”;后來,隨著漢文化的影響,《梁山伯與祝英臺》《白蛇傳》《牛郎織女》《西廂記》等故事引入大本曲,但并不是原樣搬過來,而是經過了再創作,比如《梁山伯與祝英臺》就變成《柳蔭記》,在形式上也完全成為大本曲的樣子。此外,像孔雀膽酒、火燒松明樓、白王的故事、杜朝選、望夫云等一些大理歷史和傳奇故事,也成為大本曲的重要內容。

    大本曲通常由一人演唱多角,因此極考表演和唱功,一人或幾人三弦伴奏,借助醒木、扇子、手絹之類簡單道具,說唱一本本動人的故事,并借此懲惡揚善、教化育人。

    “大本曲南腔有三腔九板十八調。”楊興廷強調:“三腔即高、中、低三種不同的聲腔,通俗說就是三弦的三種調弦法;九板是用來表現喜怒哀樂驚恐怨等情感的曲牌;十八調是輔助性小調,根據劇情、人物穿插在大本曲的唱腔中。”

    很可惜,有一年,作為“封資修”,楊家很多劇本被沒收。當時,楊興廷一家把劇本藏在兩個小木頭箱子里,他拿出一箱,說:“既然是封資修,我當面把它們燒掉!”于是親手點上火,燒掉一箱,卻偷偷留下一箱,一直留到現在,加上自己回憶、創作的作品,目前手頭計有110多部大本曲曲本。

    2002年,楊興廷被評為大本曲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2012年,他牽頭成立了大理州大本曲南腔傳習所,孫子楊俊成任所長,兒子楊森、女兒楊鳳、侄子楊鷹等親戚和弟子計10多個成員,一年兩三次培訓大本曲演唱。目前,楊森和楊俊成正在收集整理南腔曲目,組織撰寫《楊漢傳》《大本曲探索》《大本曲南腔藝術》等書,整個傳習所各項工作風聲水起。

    六十五年艱難、榮耀、風雨轉瞬即逝,如今的楊興廷已是八十高齡,但走路擲地有聲,目光炯炯有神,思路清晰,口齒清楚,就不難想象,為什么在他演唱的時候,總是三把三弦才夠——他的音域太廣,一把根本配不了。

 

 

  • 上一條非遺名錄:
  • 下一條非遺名錄:
  •  


    Copyright © 2020大理州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博物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關街道辦事處洱河南路8號 郵編:671000 電話:0872-2181005 主管單位:大理州白族自治州文化和旅游局
    主辦單位:大理白族自治州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腾博会官网娱乐 - 腾博会官方唯一的网站